潛  水   ¬  工人俱樂部

     


  在玩過一次浮潛活動後,很是嚮往那種在恬靜怡人的海水裡漫游的感覺及樂趣。 第一個課堂是理論班,純粹是排排坐聽導師的講解及注意事項;碰巧遇到了小租的同門師兄弟小龍也在其中。 第二個課堂是到跳水泳池裡實習,首先要大家再度溫習上水及落水時的手勢,呼吸運用,在水底內的游走速度。 

  開始穿上那套令人身材變得臃腫的潛水衣後,便要穿上蛙鞋,再而是掛上沉重的水肺氧氣筒在背部,戴上潛水鏡及將潛水呼吸器放入咀裡,輪流地跳進池裡去。 由於是要到深水底去,耳膜在壓力下會感到痛楚;就如坐上飛機時會感到耳膜不舒服,那就要鉗著鼻子緊閉口部再於鼻子內噴出一鼓氣,令耳膜卜一聲;在水底時若有耳膜痛楚出現,處理方法是一樣,倘若未能做到那種效果,勉強到深水地方去,會有耳聾之誤。 

  我在畢直的跳到水裡後,慢慢地下沉,咬著那個水肺呼吸器時的那種以口吸氣亦是以口呼氣的運作及在呼吸時於旁邊徐徐昇起的水泡珠覺得很是有趣。 望見在池底潛游中的同學時,以為自己都有機會可以做到跟他一樣,可是我的耳朵不太聽話,任我如何鼓足一肚氣,那種卜一聲的要求,屢試不果。 那也沒有所謂,起碼我試過那種水肺呼吸法,聊勝於無。 

  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到清澈的藍色海水裡潛水;看過了三毛的其中一本書,說及她的夫婿荷西就是在這項活動中離開了她,所以是有些擔心潛進水裡後會潛不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