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   ¬ 凱聲琴行

  
  每當我經過商場、食肆、或是什麼地方,只要見到有人正在彈琴,我都會駐足觀看,即使只是一部自動式操作的鋼琴,我也不會放過。 有時路過琴行,我的雙腳就會自然地步進去,趁機把玩那些不同款式的琴。 所以為了一償心願,我就去學彈琴;由於不知學成與否或者會學多久,所以我只購買了一部四尺長的電子琴練習。

  彈鋼琴跟彈電子琴的力度是不相若的,故此老師總說我按琴鍵時的力度過輕;我最怕就是學那些連環式的琴法,因為動作要快且準;可是我疏於練習,每次都是臨上堂前的一晚才練習,又或者上堂當日趁午膳時間走到附近的琴行租場苦練,有時會彈到打瞌睡的。 每當上堂時要彈出老師指定的功課,我就會有如上戰場般心驚膽顫,直至下課一刻才會心情平伏。 當年的程度應該到達第二級吧,琴書及電子琴仍保存至今。 

  有一次在遊輪上的餐廳,一個外籍琴師彈奏著歌曲娛樂賓客,我又停在他身旁欣賞他的琴藝;他對我笑笑並問我懂得彈琴否,如果我能力所及的話,我一定會對他說:『請讓我獻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