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   ¬ 工人俱樂部

     


  學習風帆當然不是「 風之后∼李麗珊」的影響。 兩天的全日課堂,我只出席了第二部分;因為身處於大嶼山麗濱別墅的渡假屋為與一班老表們聚首,所以捨棄了第一天的課程。 轉轉接接又到了西貢某一個海灘向導師報到,他似乎估不到我仍然會來。 換上泳衣並穿上短袖衫,我就在一個安放於陸地上的半假風帆先行孤單地來來回回做著那些拉帆、放帆、踏到正方位上又要轉身站到反方位上的練習,其他在上一堂已出現的人已在水中滑行著了。

   碰巧遇見在老家附近工作的那位銀行職員,其實我們互不相識,只是熟知對方的面孔而已。 既可惡又英俊的他,坐在舒服的椅子上,享受著他的飲品,正正欣賞著距他十五尺以外的我那七手八腳的練習動作,真是令人渾身不自然! 幸得導師的呼喚,我得以到海中一嘗真正的風帆了。 在水中跟在陸地上把玩著風帆完全是兩回事,不知如何滑到海中心後,我就開始施展剛才學來的貓腳兒功夫,雙手執著風帆上那根粗身扶手,跟隨著海浪的流動,我的雙腳就移左移右移前移後,偶然會失去平衡跌落水裡,迅即爬回到風帆板上來,再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將帆拉起,力度過猛又會將整幅帆蓋到身體令自己在另一邊再度跌落水。 

  導師滑翔過來問我:「可以嗎?」『是問我可以不跌落水嗎?』 我眼觀四方,看到其他人正開心地滑行著,他們是以什麼動力來令它運行的呢? 應該是風吧,但風在何方? 無風如何能夠成行,我頓然有種挫敗感,深深體會到「艇欲動而風則息」的淒涼境況。 我又看到有些人擺動著下盤位置令帆隻身前進,這個動作嗎? 很難做耶! 這次雖然玩不到什麼精采之處,給我的體驗可以用一首歌來形容:「有隻雀仔跌落水、跌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