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   財

    
狗平日會有什麼攪作?不就是如此整天坐著。  
一天,小哥跟爸爸要求帶一隻朋友養不來的狼狗回家,爸爸否決了。 但是不知何解,那隻狼狗最終踏入了我們的家門,牠沒有被更改別個稱號而採用原有的名字:「亞財」。 初段時期,牠是被繩索繫著並在屋內指定範圍走動,熟習環境及人物後,牠可以自由伸展活動了。 起初是哥哥照顧牠,替牠洗澡、帶牠到公園跑圈;後來反倒是爸爸更加落力地照顧牠,還購買維他命藥丸供牠補身。 

牠口渴,用水喉水給牠飲就可以了。  所以當牠聽到有鑰匙開門的聲響,首先會伸長頸部,繼而前足後腳慢慢站起來,再而踱步到梯級邊,遙望著三十尺以外的大鐵門,如果進來的人是爸爸的話,牠就會奔跑過去,再奔跑回來,又奔跑過去...仿似一個小孩子見到爸爸回家般那麼興奮及開心。 牠又很喜歡趁爸爸於早上梳洗時,攀在天棚仔的花盆邊位置,向那些無人飼養的流浪貓兒狗隻犬吠;有時更會將前足按於騎樓的窗檯石駁上觀看街外風景。 

  牠的早餐就是壽星公煉奶,有時是由我來調製的;牠吃的午餐及晚餐是用煎煮過的池魚或是熟透了的冷藏豬潤,再混合煮熟的飯而成。 原來狗是用舌頭來將食物捲入口中的,多了一隻狗,米也清得快一些。 最討厭牠無故將全身扭動,身上的毛會隨之而飄散下來;更討厭牠乘我睡著時,走過來舔我的朱唇。 牠站直起來,身長有一個人那麼高啊。 我有時會用衣架威嚇假扮打牠,牠就會發出一些嬲怒及作出反抗的胡胡叫聲,我亦很快收手,免得牠真的反擊過來。 

  牠從來沒有襲擊過我們,但偏偏就多次傷到鄰居,不是抓到,便是咬到他們其中的一個成員;我曾經懷疑牠一定是看到一些我們看不到的東西而撲上他人身上的。 終於有一天,我們回家後從鄰居處獲悉及報稱牠再度侵襲她,她的手受傷了,亞財亦被捉走了... 從此牠沒有再歸家,是爸爸為免再多事端,忍痛放棄了亞財,牠的命運是否被人道毀滅了呢?我是似知非知,因為我也不願意面對事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