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  足  球


  以前除了與小哥在房間外的走廊踢紅白間紋膠足球外,他還利用鞋盒的紙皮剪接設計了一隊足球隊伍,放在檯上互相對壘。 雙方各有龍門一個及有編號的球員約干,再加上用煙包的銀色錫紙捲成的足球,我們就這樣在檯面上拍來拍去,十分好玩。 小哥當時還列出了數個球隊名字供我們作賽時用,他就選擇了「熱刺」、小蓮就揀選了「愛華頓」、小蘭就挑選了「兵工廠」、我就爭取到了「利物蒲」。

  其實我們三姐妹對 「自己球隊」的真正歷史可謂毫無概念,全不認識;我之所以決定帶領「利物蒲」,皆因四個隊名中,它跟一種牌子飛利蒲同樣地有個「利」及「蒲」字,當時覺得有趣,因而選中了它。 現在每當聽到英國的利物蒲打勝了一場足球賽,總覺得與有榮焉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