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  視  機


  年幼時家中是沒有電視機的。 我們想看電視,有時會走到鄰居的房間(「中間房」∼是我們其中的一房租客),坐在他們的床尾,抬起頭來觀看電視節目;又或者間中會到附近的公園  ( 「波地」∼是位於詩歌舞街後面的球場),與哥哥姐姐及一群不相識的街坊們坐在地上看著有藍球架同樣高度的電視機。 碰巧我們正處身於「中間房內看電視,一發現爸爸回家的蹤影,便會急急腳竄出來火速回到自己的住處。 

  直至有一天,回到家裡看到一部電視機放在廳中,真是開心得來不曉說話啊,我們終於有自己的電視機了! 那是一部名為「德律風根」的黑白電視機,無論是開關轉台,都是要按動粒裝型的按鈕;它被放在一個大型啡色碗櫃上(「紗櫃」∼是用來盛載碗碟筷子、熱水壺、海味食品、一般雜物,還有一個特大筲箕專門用來蓋著吃剩了但可留待下一餐再吃的食物),因此我們看電視時仍需保持著向上看的姿勢。 爸爸曾因我們拿著碗筷時仍那麼傳神專注地看著電視節目,渾然忘卻檯上的佳餚,他就二話不說兼且一個箭步走去關掉電視機,我們如何反應呢? 當然地立刻乖乖吃我們的飯, 不敢有異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