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三年   四月八日   星期一

 

  一個多月前,大傑託我協助他打一份約六千多中文字的論文,二話不說我當然答允幫忙。 熟識我的嘉湖人曉得我打中文字快,他不是第一個,替他人打中文功課,已有前科。 想當年,大鞋就在電腦上的即時通傳輸小英手寫沿筆版的功課給我,晚上就到他的家裡繼續打字,方便有什麼看不明的,可即時向筆者查問。 期待著大傑的手稿終於完成,他先以WHATSAPP傳送三版字來,好讓我測試看得明白他的字體否;上周五電郵給我後迅即打印出來,緊張地準備迎戰般!

  週六下班後乘搭巴士的途中,細閱三十二版紙的文章,以紅筆將不清楚的地方重新編寫過來;回家前轉到元朗街市買了半斤蝦及兩隻花蟹回家蒸來吃,並煲了蕃茄薯仔湯,吃飽便開工。 週日我外出去了踩單車,所以只能待至晚上繼續動工,未完成的工作,於今晚再度進行。 最後打上的一粒字,趕於午夜零晨零時完成;查看統計,16版紙,共有6984全形字。 大傑將勞作交給我後,問:「可以在四月二十日之前完成麼?」,我沒有直接回應這個不可能的時間安排,因為我深信,我不用那麼多時間,我會很快可以完成的! 

二零一三年   四月三日   星期

 

  早上,收到小英的一個短訊,問我知否那裡可以買到有九條魚的畫,我答:「最多油畫的地方,在深圳二線的大芬油畫村。」 然而她說沒時間去細看,且時間緊迫,著我幫忙尋找,最好可以在下周一到達她的手上。 我在網上打上「油畫」及「九條魚」的字眼,旋即找到一幅九條錦鋰的油畫,其中數條有幻彩般的鱗紋,看得我也很喜歡;轉發給她看,她也覺得不錯,還問我在那裡找到的? 資料其實不詳,沒法找到來源。 其後到「淘寶網」再去搜尋,居然給我找到同一幅的畫圖,聯絡上廣西的賣家,選擇了35乘50厘米寬長及9點5毫米背板,落單成功,可以安排下周一派送到她的公司去。 這幅準備掛到她床頭上的牆畫,價值人民幣39元,比順豐快遞費人民幣50元還要便宜,折算港元為113。